第二章 新同桌

夜里弟弟一直在哭闹,吵得笑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开学已经过去了一周,教学早已步入正轨。 妈妈给笑笑调好的闹钟早就已经响铃了,笑笑伸手把闹钟关上,蒙上被子倒头接着睡。 妈妈拎着打满热水的水壶走进来,看了一眼时钟,就知道笑笑又在赖床了。 “笑笑,再不起床就该迟到了!”妈妈把笑笑的被子掀开。 “哎呀,我再睡一会儿,就一会儿。”笑笑眯着惺忪睡眼,请求道。 “不行。”妈妈的语气毫无回旋的余地。 笑笑只好挣扎着爬起来,然而刷牙洗脸吃早餐,整个过程都处在一种乌龟般的迷糊状态,任妈妈如何催促。 终于结束早上的一整套流程。 笑笑走出大门的时候,看见安安正蹲在墙角的左侧,手里拿着一个小石子,地面上是被他重复画了几十遍的圈圈。 笑笑委屈地撅起小嘴,向安安说道:“安安,我今天又要迟到了。” “没事,我也又要迟到了。”安安站起身,把石子丢在圈的边边上,拍了拍小手。 “其实,”笑笑觉得很抱歉,把下巴埋进红领巾里:“你可以不用等我的!” 笑笑知道,安安和笑笑从小就不一样。 安安从小就是个乖孩子,一直在大人眼中乖巧的长大,他不会浪费粮食,不挑食,即便是自己不想做的事情也会尽力去做得很好,不会赖床,更不会迟到;安安的作业每一页都是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写得工工整整的,笑笑的妈妈会夸他,老师会夸他,邻居们也都会夸他。 安安云淡风轻地转身,第一次走在笑笑的前面:“哼,我哪里是在等你呀,是我昨天睡太晚了,今早起不来,心想反正都迟到了,就顺便过来等等你的。” 笑笑知道,那是因为安安不会说谎。 笑笑走在安安的后面,将少年耳后根的白皮肤上迅速爬上的那一抹粉红尽收眼底,在灿烂的日光下熠熠生辉。 可是,她撒的所有谎,少年都说相信,那她也要相信他。 “那可真是谢谢你了啊!”笑笑跑到少年的前方,把双手别到身后,转身对少年说。 毫无悬念,当笑笑和安安到达教室门口的时候,整个教室黑压压的一片,伴随着一声盖过一声的稚嫩的读书声,放眼望去,就只有他们那一桌的座位是空着的。 后桌于欣拿着铅笔头轻轻地敲了敲笑笑的肩膀,小声说道:“班主任刚刚来过,又走了。” 笑笑的肩膀瞬间像泄了气的气球,无力地耷拉下来,上唇和下唇抿到一起,像被捏得皱巴了的纸张,放书包的动作停留在书包刚好放进去的那一刻,两只手的中指和无名指悬挂在书包两侧的课桌抽屉下边,把头低了下去,深深地叹出一口气。 “好吧!”听天由命。 安安放好自己的书包之后,见笑笑泄气的模样,便伸手帮她把书包链打开,把里面的语文课本、笔盒拿出来放在桌子上,才回身拿自己的课本和笔盒。 就在笑笑以为一切都风平浪静,她们将安全地度过这一次困难的时候,最后一节课班主任的一句“笑笑、安安,下午下课后来办公室找我”简直犹如晴天霹雳,重重地砸在笑笑生活的晴天簿上。 “妈妈,下午可不可以给我五毛钱?”安安放下书包,跑向永远在厨房忙碌的妈妈。 “铅笔不是前天才刚买吗?”妈妈拿着汤勺搅拌着锅里正在沸腾的汤,排骨的味道就着胡萝卜的香气从锅里缓慢地飘散在空气,锅沿边上是腾腾的白色热气。 “不是,我想买零食吃。”安安杵在门口,把半边身子以及半张脸藏在厨房的门后边。 “你不是一向都不爱吃零食吗?”妈妈似乎觉察到了一丝儿子与往常的不同。 “妈妈,哪有不爱吃零食的小孩子呀?”这一点,安安还是很有底气的——他不爱吃,不代表所有的小孩子都不爱吃啊,比方说笑笑,她就很爱吃糖果。 笑笑最近迷上了一种新糖果,包装是透明的糖果袋,带着一根白色塑料管子,上方是糖果,糖果的里面还带着一个咸咸的不知道是什么梅子的仁。笑笑说味道一定很好,可是她还没有尝过。笑笑没有零花钱,笑笑的妈妈没有给她。 妈妈觉得安安说得也不无道理,再加上安安平时确实也没怎么将钱花在零食上,便由着将钱给了安安。 下午老师将笑笑批了一顿,还给笑笑安排了新同桌,老师说安安肯定是被笑笑给带的,只要保证下回不会再犯就行了。 可是安安一口坚持,是因为早上自己肚子不舒服,耽误了时间,笑笑是因为等他,所以才迟到的。 笑笑觉得,老师真是火眼精睛,老师说得没错,安安,你真是被我给带坏了,这种临场发挥的能力,简直比笑笑还出色,至少此时此刻的笑笑怂,可是看着安安抬头挺胸、故作镇定,却被耳后根出卖的样子,也很可爱啊。 笑笑走出办公室,走到杨树底下,走到学校大门,走了大老远,才转头对身边的安安说:“安安,你真傻!” 安安只是看着门口对面摊位上琳琅满目的零食,有切成块的西瓜、有被削了青绿色的皮装在塑料袋里的石榴,有广受同学们喜爱的卫龙……很多很多,最重要的是,还有笑笑喜欢的新糖果。 “笑笑,想不想吃糖果?” 笼罩在笑笑上空的阴霾一扫而空,笑笑兴奋地喊道:“想!”又想起自己囊中羞涩,泄气地拍着校服口袋:“可是我没钱。” “没关系,我有!”安安像一个小英雄拯救落难的小公主。 小英雄拉起小公主的手就往摊位的方向跑。 “阿姨,两个糖果。”安安指了指像花朵一样盛开在窄瓶口的塑料罐子里浅橘色透明的糖果。 阿姨收了钱,笑呵呵地把糖果递到安安的手上,并给安安找了一毛钱。 安安有礼貌地说:“谢谢!” “那,笑笑,都给你。”安安摊开笑笑又白又纤细瘦长的手,所有的糖果都递给她。 笑笑笑得合不拢嘴,没心没肺:“安安,你真好!” 笑笑的新同桌名字叫朱如玉,在朱如玉没成为笑笑的新同桌之前,笑笑甚至都不知道班级里居然还有这一号人物。大家都为笑笑往后无趣的日子投来同情的目光,大家都跑来悄悄地告诉笑笑,朱如玉人很酷,不聊天,我们都不敢靠近她。 因为班级里的女生都喜欢聚在一起谈谁的裙子好看,像白雪公主的蓬蓬裙;论谁的发夹漂亮,可以聘美白雪公主的皇冠。 可是朱如玉从不,她只会趴在自己的桌子上睡大觉,留着一头帅气的短发。 这些,都是笑笑成为朱如玉的同桌的时候才知道的。 可是有一点,朱如玉并没有像大家告诉笑笑的那样,人很酷,不聊天,她只是不和大家聚在一起聊天。她会和笑笑说今天老师留的作业有点多,小学生不应该留这么多的作业的,小学生应该去玩,小学生还在长身体,要多玩多动,身体才会长高高,一直坐着低头写作业,不但长不高,吃的东西不消化,还会长胖,然后又很乖巧地拿起作业本,在上面认真地写写画画。 “可是,如玉,”笑笑看着朱如玉胖乎乎的脸:“你也是小学生呀。” “是啊,我是!”朱如玉使劲地点点头。 笑笑看不懂。 朱如玉和安安简直太像了,笑笑觉得,来这个位置的,应该是安安,而不是笑笑,他们一定会有很多共同的话题。原来老师的火眼精睛也不是无时无刻都能一招制敌的,她也会有失手的时候,比方说此时此刻。 “你认不认识安安?”笑笑问朱如玉。 “认识啊,都是一个班的,怎么会不认识?”朱如玉回答。 会啊,怎么不会?笑笑在成为朱如玉的同桌之前,就不认识朱如玉。 “我想你们要是成为朋友,一定会有很多可以聊的事情。”笑笑转过头,随口说道。 教室外头密密麻麻的排列得像整整齐齐的士兵一样的四季常绿的杨树掉落一片深绿色的叶子,随着和柔的秋风吹进一年级(3)班的教室里,掉落在某一个窗台边趴在桌子上熟睡的脑袋上,像是一个偷听转瞬即逝的岁月的时光者,在指针与分钟不停转动的每一瞬间,快速定格流动又仿佛静止的画面,悄悄地藏进那个名叫记忆的校服口袋里。 少年的梦里大概有他美好编织的十岁、十六岁、二十六岁……老师不会来,同桌不会拍他的肩膀叫醒他。 上课铃声永远不会响,老师永远慢点来,我们永远可以再聊一会儿。 …… 笑笑悄悄地将手伸向前面少年的后脑勺,轻轻地取走那片不请自飘进来的叶子,将叶子举过头顶,对着窗外的天空,闭着一只眼睛细细地端详,又把它放在语文课本上,背面朝上,看着叶子的纹理分明,拧着眉头似乎一直在思考着些什么。 朱如玉静静地观察着自己的同桌此刻突如其来的安静,只见她打开蓝色的笔盒,拿出一支早就削得尖锐的铅笔,低着头,开始在叶子的上面动笔。 “你在干什么?”朱如玉突然觉得很好奇。 笑笑没抬头,自顾自地说:“你看啊,叶子上面有好多纹啊,先是一条粗的,然后粗的上面又会分出好多细的,越来越细,越来越细,好像公路上许许多多的分叉路口。” 朱如玉将身子靠过去:“真的是啊,”有所惊奇,却依旧语气从容:“以前还从来都没有认真观察过呢?” 笑笑这才被吸引,从对叶子的好奇里抽身,停下手中在叶子上作画的笔,抬起头不解地看着朱如玉:“那其他的呢?也不观察吗?” 朱如玉摇摇头。 “怎么会?”笑笑觉得非常不解:“这多好玩呀?” 五岁的笑笑也只能用“这多好玩呀”来形容这样一件只有在小孩子的眼睛才会觉得美好的事情。 朱如玉摇摇头,又低下头,课桌上还放着一本练字的本子,那是妈妈昨天才在新华书店里给她买的,这只是其中一本,练完这本,还有好多本。 “嗯,练字也挺好玩的。”朱如玉的声音很小很小,仿佛蚊子翅膀颤动的声音快速地从笑笑的耳边溜过。
目录
设置

指尖阅读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谨请用户如发现任何侵权、违法内容,欢迎投诉。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发现色情暴力反动等违反国家法规内容的小说请联系本站。邮箱:xiaoshuoshequ@163.com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图片版权来自千库网。

Copyright @ 2018 Copyright @ 2018 南京乐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5-83208250 邮箱:cq@lekutech.com

备案号: 苏ICP备17075786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B2-20180333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苏网文[2018]8873-162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 32011402010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