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寒假

更替的季节总是雨水充足,珍珠般大小的雨点成串成串地从天空欢快地跑下来,先是在排列紧密的红色砖瓦上蹦跶两三下,再顺着屋檐滴落下来,像是安安家窗帘上由珠子串成的长长的链子。 “笑笑,去厨房推一下柴火。” 妈妈在照顾小弟弟,声音从房间敞开的红色木质门边传出来。 木质门裂了一块,用新的长方形木头填补,就像一件破洞的衣服,用从另一件破洞的衣服上边剪下来的破布条填补一样。 笑笑站在门口,伸出细皮嫩肉的小手掌,开心地去接从屋檐掉落下来的珍珠,正乐此不疲。 “哦。”闻声失落地应道。 笑笑将小手掌互相揉搓了几下,又甩出去几滴水滴,转身走进大堂拿起奶奶的草帽戴在小脑袋上,又走出来,沿着屋檐走,向左转三米的方向有几十厘米的断层,中间两层雨帘,笑笑快速跳过去的时候,雨滴啪嗒啪嗒急速而又强烈的落在笑笑戴着的草帽上。 幸而草帽的帽檐刚好遮住笑笑小巧的肩膀,要是换成妈妈,雨滴一定全落在她的肩膀上了。 笑笑想。 炊烟还没从烟囱的顶端飘散,就已经消失在了雨里,倒是那些聪明的忙着躲雨的,从伸柴火的地方跑出来,呛了笑笑一脸灰。 “笑笑。” 依稀听见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笑笑从厨房里探出半个小脑袋,隔着层层的雨帘,模模糊糊的看见安安站在客厅门口,鼓着一个大肚子。 “在这,我在这。”笑笑大喊着,使劲地挥舞着小手,快速的迈开小腿,踩在厨房的门槛上,站在上面踮起脚尖使劲地拉直身子够到门闩,把门关上,跳下来,溅起门口的积水,笑着跑向安安。 “安安,我在这。” “你怎么突然来了?下这么大的雨。” 笑笑低下头,原来鼓的不是安安的肚子,而是安安手里的黑色袋子。 “这是什么好吃的吗?” 安安就笑了:“你就知道是吃的啦?” “当然啦,我鼻子可灵了,我还知道是什么吃的呢!”笑笑自豪地说:“你快让我猜呀!” “那你猜猜是什么。”安安特别配合地问。 “是花生。”笑笑像个在课堂上积极踊跃回答老师问题的学生。 安安老师早就知晓了这个等待被夸的笑笑学生的心思:“嗯,真聪明!作为奖励,这些花生就全给你啦!” 笑笑从安安手里接过袋子,抱在怀里:“先进来吧!外面还下着雨呢!”花生刚在滚烫的沙子里环游了好几圈,又被安安一路护送,此刻贴在笑笑的胸膛上,暖暖的。 “下雨天坐在房间里,边听着雨声边掰开刚炒出来的花生放进嘴巴里,没有什么比这更舒服的事情了。”笑笑把花生放在大堂中间的四方形木桌上,将倚靠在墙上的椅子搬过来,打开。 安安走到小房间的门口,站在门外:“婶婶,我带了花生来,刚炒的,您出来吃点吧,我帮您照顾小弟弟。” “没事,你们先吃吧!一会儿弟弟睡了,婶婶再出去。” 竹子编的椭圆形的框,用一根绑在房顶的绳子就着弹簧连接着,悬挂在床的边缘,上下来回地轻晃。 安安看了看摇篮里的小宝宝,肤色依旧蜡黄,只是已经比初次见面的时候淡了一些,小眼睛依旧眯着,嘴唇粉红里裹着奶白,一直不停地抿着往嘴里吸。 “好!” 笑笑椅子都给安安备好了,就等着安安上座了。 “笑笑,你寒假作业借我。”安安在椅子上坐下来。 笑笑刚把掰开的花生塞嘴里,还没来得及嚼,一听,赶紧上手把安安的嘴捂上,手上的红色花生皮糊了安安一脸,又将另一只手的食指贴近自己的嘴唇:“嘘,小点声,我还没写呢!” 安安把笑笑的手掰开,小声地说道:“那我借你?” 笑笑不乐意了:“你都写了,干嘛还管我借啊?” 安安愣了一下:“对答案,”突然觉得理由很充分,倒先自顾自地点起头来:“对,对答案。” 笑笑切了一声:“你说反了吧?” 安安像是突然想起了自己来的目的:“笑笑,上学期的数学作业你就没写完,你还记得老师说什么来着吧?” 笑笑嘟起嘴巴,只好作罢,放下手里掰开了一半的花生,拍拍两小手掌,转身走进房间,从房间里拎出来一大书包,放在椅子上,拉开书包链,从里面掏出来数学和语文的寒假作业以及笔盒。 安安边掰花生的壳边用余光瞄了一眼,随着笑笑的小爪翻过一页又一页,一页又一页空白格外显眼。 “你可以回去了,我要写作业了。”笑笑抓起铅笔,开始装模做样地在本子上写。 “没事,你写,我吃会儿花生。” 没想到一向乖巧懂事的安安居然也会无师自通地耍赖,笑笑无奈地努努嘴,又开始翻课本。 过了一会儿安安又偷偷地瞄了一眼,发现笑笑正在聚精会神地写,门外的雨也有些小了,就悄悄地回去了,只留下一堆掰去外壳只剩下里头的裹着红色外衣的花生,静静地待在桌子的一个小角落,等着笑笑做完作业,再发现它…… 雨停了,空气里还残留着雨水的潮湿裹挟着寒凉的冬意。 秦锦慧裹着大衣,一边特霸气地大喊:“少校,”一边走到客厅门口,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来找笑笑干架的呢。 笑笑正沉浸在一道扩展题的海洋里,好不容易有了一点思路,那“思路”竟被秦锦慧的大嗓门给吼跑了。 笑笑无奈地放下铅笔,歪了歪脑袋,语气有些懒散:“又怎么啦?” “去玩啊。”铿锵有力。 “你作业写完啦?”笑笑试探地问,提着一口气。 秦锦慧胳膊潇洒一挥:“没有。” 笑笑松了一口气,转过身子回到作业本上:“那你还想出去玩?” “这有联系?” “难道……不应该有吗?”笑笑被问糊涂了。 “作业明天再写不就好了吗?难道你能在一天之内就把一个假期的作业都写完?也不怕把自己撑着,要劳逸结合,劳逸结合,成语,懂不懂?” 笑笑使劲地摇摇头:“不懂!” 笑笑是真不懂,别说劳逸结合了,就连成语是个何方神圣,笑笑都还不知道。 “谁教你的?这么厉害。” 秦锦慧跨过门槛,走进来,特自豪的模样:“我爸。” 听村里的人说,秦锦慧的爸爸以前是老师,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就被校里给劝退了,回到家里之后什么都不愿干,整天守着那些破页的书籍,把那地里的农活悉数抗在秦锦慧妈妈的肩上,逢人便说自己是个老师,有知识有文化,哪能干地里的这般粗活。 “原来你爸爸真的是个老师啊!” 对于小小年纪来说,老师是一个多么神圣的职业呀。 “什么叫原来?什么叫真的?我爸明明就是老师好吗?”秦锦慧有些生气。 “好啊!当然好,那我要是有问题可以去问他吗?” 秦锦慧的眉毛往上一挑:“我帮你问问,不过,我来找你,是想叫你去玩的。” “不去,”笑笑想了想,又问:“玩什么?” “跳皮筋。” “就我们两个?” 秦锦慧摇摇头:“你就说你想不想玩吧。” 笑笑低头沉思,像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了一般,啪的一下把书合上,颇有壮士的豪迈:“好吧,你说得对,这又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完的。”收了课本,跟上秦锦慧的步伐。 秦锦慧仅仅比笑笑大两岁,却整整比笑笑高出了一个头,大概是全长在腿上了吧,不然走路怎么跟哪吒骑风火轮的似的,任笑笑只能牵着两条短腿紧跑着跟,两只耳朵还要聚精会神地倾听着风里传来的讯息。 “我跟你说啊,我发现了一个好办法,肯定两个人也能跳橡皮筋。” 笑笑只能点点头,怕一说话,腿动慢了,秦锦慧人就飞出去老远了。 秦锦慧口中所说的好办法,就是将跳皮筋的一端系在她们家的长板凳上,跳第一节的时候,就只系一只腿,到第二节及以上就系两只腿。 “安全吗?” “放心吧!绝对安全。”秦锦慧拍胸脯保证。 “你试过?”笑笑半信半疑。 秦锦慧又开始有些恼了:“用脑子想都知道好吗?凳子在地上好好的,还能飞起来砸你?” “好吧。” 秦锦慧的爸爸从客厅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支笔和一本本子,笑笑瞄过去的时候,秦锦慧的爸爸正好把本子抬高,浅蓝色的封面暴露在阳光底下,上面赫然写着“教师簿”三个大字。 笑笑很少来秦锦慧家,大部分的时候都是秦锦慧来找笑笑玩,偶尔笑笑要找秦锦慧的时候,就站在她家的门口扯着嗓子大喊,这时候如果秦锦慧在家,她就会应一声,然后再出来,或者是秦锦慧的妈妈听见,应笑笑。 所以笑笑几乎没怎么接触过秦锦慧的爸爸,但也许是因为秦锦慧的爸爸是个教师吧,在她们的村子,是唯一个曾经靠领工资过生活的人,所以,笑笑多少也曾经从大人的口中听说过他,或者偶尔在放学回家的路上碰巧地遇见过他,打过几声招呼,但秦锦慧的爸爸都只是嗯吭了一声。 笑笑也不懂这个大人的古怪之处,但朱如玉应该会懂吧,笑笑想。
目录
设置

Copyright @ 2018 Copyright @ 2018 南京乐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5-83208250 邮箱:cq@lekutech.com

备案号: 苏ICP备17075786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B2-20180333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苏网文[2018]8873-162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 32011402010366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新出发苏宁雨字第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