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七章 你爷爷要干什么啊

  “你观察的倒是仔细,怕是私底下也没少想着吧。” 肖琳实在受不住这心中的醋意,终于低声的嘀咕了一句:“陆之岩你别忘了,我还怀着你的孩子呢。程小涵算什么东西,生过两个孩子的残花败柳,现在又勾搭上陆之骞,哪里能和我比?” “你说什么?” 陆之岩微微眯起眼睛,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膨胀到敢顶嘴的肖琳,扬起手就是一耳光! 这一耳光打的够狠,疼的肖琳那是眼泪直流…… “你,你竟然打我?陆之岩,我……我哪里对不起你?我怀着你的孩子,你妈到现在都不认可我,你居然,你居然还打我!你有没有良心啊!” “天下人都知道我岩小爷的良心为了狗也不给女人!” 陆之岩的话吓得肖琳浑身一个哆嗦,她当然听过这句话,只是情到深处又梦到极致,她多希望这个有外表有家势的陆家二少爷只倾心于自己一人…… 捂着脸颊,肖琳正要出去,却听见身后的陆之岩冷冷的便是一句:“我已经安排好医生,明天去把孩子做掉!” “啊?” 肖琳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转过身看着陆之岩不敢置信的问:“你说的是真的?你找了医生?陆之岩,你说了你会娶我的!你口口声声叫我宝贝……” “对,我是说过会娶了你,但是没说过允许你生下我的孩子。” “你……” “我的种子珍贵着呢,想给谁,我自己说的算!” 门外,一阵焦急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吵什么啊!大半夜的,不好好睡觉在家里没事干了是吧!”这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陈惠敏。原本她和老爷子还有陆海明一起出去了,这会子应该在飞机上喝咖啡,怎么突然又回来了。 陆之岩心头一阵不爽,歪着头看着风尘仆仆的陈惠敏,极为不耐烦的问道:“妈,你是不是存心的……我好不容易想好好的睡一觉,你又回来吵我?是亲妈么?” “呵呵,我倒是希望你是捡来的。”陈惠敏看着痞气十足的陆之岩,宠溺的笑了笑,又若有似无的瞄了一眼站在一遍脸色苍白的肖琳,微微勾起嘴角开口道:“琳琳,你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了还不知道他的臭脾气,放心吧,这孩子他让你打掉我也不会同意的!” 这陈惠敏是第一次给肖琳好脸色,顷刻之间,肖琳不由自主的转悲为喜。 她做梦也没想到今晚上太阳能特么打西边冒出来…… 自从自己和陆之岩的事公开之后,陈惠敏可是半眼都没好好的看过她这个平常人家的小丫头,见一次面,讥讽一次,明摆着的告诉她想要嫁进豪门那就是在做白日梦,可今晚上,这话儿明显不是从前了。 陆之岩也听出了猫腻,他冷笑着看着陈惠敏,一语戳破天机:“看来,我家的皇后娘娘是着急了啊!你放心吧,那两个就是在演戏,玩不出真的孩子。肖琳肚子里的种儿不能要!” “为什么?” 陈惠敏耐着性子看着陆之岩,这儿子是自己所生,秉性也是她最为清楚。 一般来说,自己不允许的事他势必要扭到最后,硬到最后,可今晚上,这当真是让人意外…… “她……去找过程小涵!” 陆之岩突然的看着肖琳,那眼神如刀一般:“我让你去过了没有?” “我……” 肖琳顿时感觉委屈的不行,眼泪在眼眶中拼命地打转转…… “我是去过,但是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你。我看出你对那个程小涵感兴趣极了,所以,我才去警告她的。之岩,我对你的真心你还不了解吗? 肖琳的话刚一落下,陆之岩就犹如猛虎般一下子站了起来:“你太蠢!这个时候去找程小涵,你分明是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就知道争风吃醋,到底有没有脑子!” “我……” 肖琳此时的确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站在一边的陈惠敏倒是做起了和事佬,她笑了笑,伸手拉过肖琳的胳膊,难得温柔的开口道:“好了好了,都是自己家人,一点小事不至于这么吵的不可开交,琳琳也是为了嫁给你,才会这么吃醋,要我看,这姑娘还是不错的!” 肖琳只感觉自己在做梦,而面前的陈惠敏高深莫测,她究竟在想些什么谁也不知道。 陆之岩决定的事也不会轻易改变,看着肖琳,他早已经做出了选择。这么多年随便玩玩的女孩多了,可眼下他所有的心思都汇聚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打发了肖琳去房间休息,陈惠敏慢慢的走到陆之岩的面前,弯下身子低声说:“你在想什么我都知道,但是,如果你敢乱来,后果不堪设想,知道么?” “怕后果的是你,我……只恨不得有个后宫!”陆之岩的话气的陈惠敏差点没吐血,只高声的喊来张姐倒了一杯凉茶咕咚咕咚的喝下去。这才感觉好受几分…… “你个兔崽子,气死我了!后宫,就算是将来你女人无数,也绝对不可以动这个程小涵!半分心思都不行!” 陈惠敏的话让陆之岩大为好奇。 他看着自己的妈,一个精于算计的老狐狸,今儿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之所以匆忙回来,是因为我从你爷爷的嘴里知道了一件事……” 陈惠敏静下心来,终于坐在了陆之岩的身边:“之岩,这件事只有你能知道,不可以告诉别人,懂了吗?” “什么事?” 陆之岩感觉到一阵紧张,他下意识的看着陈惠敏,陈惠敏这才开口道:“你爷爷已经得了癌症!” “啊?” 陆之岩当真是吓了一跳:“爷爷得了癌症?不可能,他前段时间还和周叔还有我爸去打保龄球,身体好的不得了,再说那精神头也不像啊!妈,你不能咒他老人家,否则,我都不高兴!” “知道你们都是陆家人,你妈我终归是个外人,但是这件事若不是真凭实据我怎么会乱说,你觉的这么多年陆家好混么?你妈能生存下来已经不容易了。不至于连这点基本常识都不知道……老爷子看中健朗和长寿,若是有人胡说八道,岂不是找死!”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瞒不住的,他吐血了,很严重,我用面巾纸帮他擦了一下,后来谎称身体不舒服就直接退了机票一个人回来,但是我去了医院找人秘密化验了一下——肺癌晚期!” “……” 陆之岩无力的坐在沙发上,仰着头半天没说话。陈惠敏知道儿子虽然生性顽皮可和爷爷之间的感情也非比寻常,了眼下时机却已经到来,老爷子不死,这陆之骞就永远都有靠山,而自己的亲生儿子陆之岩就只能被当作透明人一般…… 这口气,她咽不下去! “之岩,所以眼下肖琳这肚子的孩子可千万不能打掉。你想想看,若是以前,你随便找个女孩玩玩,或者结婚生子也不过就是一念之间,可现在呢,来不及啊!”陈惠敏眯着眼睛看着儿子,一字一句的继续道: “肖琳的这个孩子来的及时。就算那陆之骞和程小涵真的玩真的,那孩子也肯定晚于你的孩子出生,老爷子可未必撑得住那么久,到时候,就算是走法律程序,我也一定要把这陆家的家业给你分到一多半!” 陆之岩明白陈惠敏的意思,可今晚他之所以肖琳打掉这肚子的孩子也有自己的原因。 “妈,或许家业对你来说很重要。可对我而言,我只在乎陆之骞一个人……他不是喜欢程小涵么?我如果和程小涵生一个孩子,那他才会痛苦一生呢!” “你……别犯糊涂。陆之骞和程小涵几分真几分假还不一定呢,你别忘记你的对手是多么狡猾的人……这么多年,咱们这么多人都斗不过他,现在他随便拽来一个已婚女人就想着瞒天过海,要我看,这程小涵也不过是他一步登天的工具,达到目的就肯定一脚踢开了!” 陈惠敏的眼神中尽是算计,可陆之岩却微微的勾起嘴角。 凭着男人的直觉,他断定,此时此刻的陆之骞必定和自己一样——动了心思。 船舱中…… 程小涵的脸已经红成煮熟的虾子一般颜色。 她紧紧的裹着浴巾,眼泪都要落了下来…… 完了。彻底完了! 自己在浴室里洗澡的视频居然被人录了下来,这万一老爷子一个不爽快发在了网上,等晨晨和婉婉长大之后,自己可如何有颜面和她们解释啊。 “陆先生,你一定要帮我想想办法……我……” 程小涵仿佛一个陷入泥潭的丹顶鹤,眼巴巴的看着陆之骞轻声哀求。陆之骞只觉的一阵心疼,伸手拉起程小涵带到自己的胸口…… 四目相对,他淡定的告诉她:“别怕。” “我真的害怕!” 程小涵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哭腔了:“我以前只是在电视上看见过这样的报道,没想到会落在我的身上,陆总,你们家人怎么这么复杂啊……你爷爷,他不是心里有问题吧?他,他录这个干什么啊?”
目录
设置

友情链接:阿尔法文学网酷匠文学小说网掌阅iCiyuan轻小说黑岩文学小说网若初文学网白马时光中文网

指尖阅读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谨请用户如发现任何侵权、违法内容,欢迎投诉。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发现色情暴力反动等违反国家法规内容的小说请联系本站。邮箱:xiaoshuoshequ@163.com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图片版权来自千库网。

Copyright @ 2018 Copyright @ 2018 南京乐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5-83208250 邮箱:business@lekutech.com

备案号: 苏ICP备17075786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B2-20180333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苏网文[2018]8873-162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 32011402010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