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雨夜凶杀

楔子 H市的夏季,暴雨不断。   赵瘸子拖着塑料编织袋,吃力的徘徊在街边小巷。 六十岁高龄加上右腿的残疾,让他很难找到一份稳定工作。赶在清洁工人前从垃圾桶里收走塑料瓶和废纸板,成了为数不多的经济来源。   后巷第三胡同,是赵瘸子最喜欢光顾的场所。   暴雨过后,糟糕的路况使得城市清洁工对这里避之不及。堆积如山的垃圾桶里,最容易淘到宝贝。   拖着装满废弃易拉罐的塑料编织袋,吃力的徘徊在街边小巷。 “妮妮,跑哪去了?”   赵瘸子加快动作赶到胡同口,嘴里高声呼唤着孙女的名字。 儿子和老伴因车祸离世后,儿媳便狠心的丢下患有轻度智力障碍的孙女,远走高飞。 每到这个时间点,七岁的妮妮总会出现在街道口等候爷爷回家,帮他分担沉重的编织袋。这对可怜的爷孙,已经是彼此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然而,今天妮妮并没有出现,偌大条巷子,安静的渗人。 “喵呜!” 突如其来的一阵轻啸,划破长空,吓得赵瘸子一阵激灵。 胡同里,一只黑猫警惕的盯着赵瘸子,随后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猛地钻进黑暗中,消失不见。 “小畜生,吓死我了!” 骂咧了几句,赵瘸子打开手电,继续走进巷子里。 肮脏的巷子里,依序摆放着六个巨大的铁皮垃圾桶。   赵瘸子一边默数,一边向前。 “第二个…第三个…第四…”等走到胡同中间的时候,他却突然停住了。 第四个铁皮垃圾桶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崭新的黑色旅行袋。   旅行袋大的出奇,里面却填充的鼓鼓囊囊,不知塞进了什么东西。   就算里面的东西毫无价值,单是这个旅行袋,就能卖到一个不错的价钱。   赵瘸子俯身,找到金属拉链,沿着轨迹将旅行袋缓缓拉开。整个过程并不顺利,雨水影响了视线,袋子里硬物的质感,让他对里面的东西愈发期待。 “狗日的真沉,不知道……” 话还没说完,赵瘸子就如同被人扼住喉咙般,再也没办法发出声音。面前出现的景象,宛若地狱。   偌大的旅行袋里,竟然塞进了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   女人浑身充满青紫色的淤痕,双手向后反绑着,混沌的眼珠里充斥无以复加的恐惧。她的左半张脸似乎遭到了猛兽的撕咬,僵硬的面颊上一片血肉模糊。   女人早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裸露的胸脯上刻着三个狰狞的大字:救,救我!   赵瘸子被吓得摔倒在地上,屎尿乱屙。片刻后,手脚并用的爬起身子,拖着瘸腿朝胡同口狂奔。   忽然,他像是想起什么似得,脸上的表情瞬间如同身后那具女尸一样狰狞。 “妮妮,妮妮!你在哪?” 可回应他的,只有周围淅沥的雨声...... 正文 H市火车站前整整齐齐的栽种着两排桂花树,清风一吹,香飘十里。   男人拖着行李箱缓步走出车站口,单手插兜,遭乱的刘海下,惺忪的睡眼不断来回扫视着。   几步外。   路远站在出站口,高举着写有“叶凡”二字的荧光牌,不时对走出车站的人流报以期待的目光。   经过他身边的旅客,偶有放慢脚步,好奇的看着这个戴着墨镜,高大帅气的男人,不时低头窃窃私语。   “这年头,粉丝都这么疯狂啊?” 路远并非某人粉丝,来这儿也不是为了追星。无意解释太多,此时的他很烦躁。   当了这么久的警察,路远遇到了从警七年以来最为棘手的案件。   5月25日,H市聚光集团员工张某晴被人发现死在距离公司1公里左右的巷子里。   上身赤裸,双手遭到了反绑,颈部有着一条可怖的勒痕。尸检报告显示,张某晴死于凌晨三点十分至四点之间,死因系外力导致的机械性窒息。   死者身上充斥着被凌虐的挫伤,在其左胸附近更是被人用利器刻下了“救命”二字!   警方在距离尸体不远处发现了一个木雕人偶,被刻意摆成和死者相同的姿势,而木雕人偶的后方更是用红笔写着死者的名字。   案发前下过暴雨,现场大部分痕迹都遭到了严重破坏。   这显然是一起有预谋的凶杀案。   无论是木雕人偶,还是死者胸口那刺眼的“救命”二字,都像极了对警方的挑衅。 案件一经发生,就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H市刑侦支队也在第一时间抽调人手侦破命案。   可张某晴的死,却只是个开端。   之后的一个月时间里,H市又接连发生两起女性被害案。   案发前后都曾下过暴雨,这给侦查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凶手照例在死者身上留下充满挑衅意味的文字,并且案发现场附近留下近乎相同的木雕人偶。   雨夜,木雕人偶,刻字,这三个原本毫不相关的词语却宛若梦魇般盘旋在H市上空。   三起性质恶劣的凶案,三个无辜的亡魂,犯案的凶手依旧逍遥法外,肆无忌惮的挑衅着司法权威。   他在哪?他的目的是什么?他是否还会继续作案?所有的一切,无从可知。   经过商讨,H市刑侦支队决定对三起命案作并案处理,命名为5.25雨夜连环凶杀案。市局内部当即成立了专案组,全力侦破命案。然而,一个星期过去了,侦查工作却没有取得实质性的突破。   困难之下,支队长孔方平并没有急于苛责,而是向专案组推荐了一个人。据了解此人是犯罪心理学领域的专家,尤其擅长犯罪侧写与心理画像,出国留学期间帮助当地警方屡破奇案。有了他的加入,孔方平相信专案组一定能有所作为。   只是,让一个编外人员加入专案组,路远总觉得不太自在。   他,能行么? “孔方平派你来的?”   一阵轻呼,路远回过神,瞥见拖着行李箱的年轻人正一脸冷漠的打量着自己。   二十四、五上下,穿着黑色T恤、短裤,皮肤白皙,身材瘦削,头发略显糟乱,一幅睡眼惺忪的样子。   “你是,叶凡?”   单从外貌判断,面前的年轻人,根本就不像沉着老练的犯罪心理学专家。路远有些失望的看了看年轻人的身后,期待着能走出其他人。   叶凡只是点了点头,并不说话,似乎对类似的情况习以为常。   路远顺势收好荧光牌,将脸上的疑惑变为微笑:“老孔说来的是个专家,没想到这么年轻。”   “不敢当。”   低沉的嗓音,加上冰冷的表情,叶凡对于路远的欢迎并没有太多表示。   “我叫路远,H市刑侦支队的。相信老孔已经和你说过大致情况,之后的事情,需要咱们齐心协力。”   路远主动伸手缓解尴尬,视线却不自觉落到叶凡的右手上。   现在正值夏季,H市室外气温高达35度,叶凡不仅穿着黑衣黑裤,右手更是带着一只黑色皮质手套。   硬质胶皮在烈日下闪闪发光,他不觉得热么?   叶凡犹豫了几秒钟,这才抬手,象征性的和路远握了一下。   “专家,咱们先回支队?”   路远刚想上前带路,却发现叶凡拉着行李箱,自顾自的朝前走了。   这小子,真是个祖宗。   路远掏出自己的车钥匙,挤开人群,来回晃动着。   叶凡似乎对车站周围的环境十分熟悉,瘦小的身形穿梭在人流中,几个兜转过后竟然消失不见了。   想起孔方平之前的嘱托,路远推开人流急忙朝外赶。等到挤出车站才发现,叶凡竟然就站在自己的车边。   路远无奈的笑着,拿出车钥匙就准备上车,刚打开车门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和叶凡从见面开始一共不到10分钟,这小子怎么知道马路上停着的辆车是自己的?   “你的车钥匙。”   叶凡坐上副驾位,头也不抬:“那么大个奥迪的标志,太惹眼了。刚才在车站也是,你就不能低调点?”   “好,下次一定注意。”   印象里,这是见面以来叶凡第一次说话超过十个字。   “给我卷宗。”   “什么?”   “雨夜连环凶杀案的卷宗。”叶凡加重了语气,那对黯淡的眸子似乎恢复了些许活力:“孔方平只和我说了个大概,我需要细节,最好能有案发现场的图片。”   身边的青年也就二十四、五的模样,可提及刑侦支队长孔方平,却从来都是直呼其名讳。   长相虽然强过老孔,可这臭脾气却是一模一样。路远心里犯了嘀咕,莫非身边的小子是老孔年轻时犯下的错误?   抬手正要取卷宗,就在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却突然响了。   拿出手机按下接听键,只接听了片刻,路远脸色瞬间变得煞白,细密的汗珠顿时充斥着额头。   “该死的!”   转动车钥匙,路远脸色突然变得十分凝重:“支队那边来信了,城北滨河区附近出现一具女尸,咱们得立刻赶过去。”
目录
设置

Copyright @ 2018 Copyright @ 2018 南京乐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5-83208250 邮箱:cq@lekutech.com

备案号: 苏ICP备17075786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B2-20180333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苏网文[2018]8873-162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 32011402010366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新出发苏宁雨字第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