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重生规则坑死人

千景荣在杜野身体里醒来的时候是半夜,只见杜有年平妻许氏夫人,哭哭花了妆扑上来,摇晃着头昏脑涨的他“呜呜呜……二郎啊,二郎,可要了亲命了,我就说上了手而已怎么就会没了气儿。” 千景荣被许氏的巴掌打在身上生疼,这种感觉真是让他内心老泪纵横啊。 “老爷……老爷你快看,二郎醒来了,没事儿了。” “倩儿你跑什么,那孽障死了更好!!”杜有年,他的丞相不穿朝服的样子,小肚子更加圆润,板着脸,全不是寻常老狐狸滚刀肉的姿态,倒是有几分严父风范,但他看自己眼神分明嫌弃。 千景荣盯着杜有年看了许久,不觉淡淡笑开,想起朝堂上一件趣事,记得是他十三岁,也就是明定五年时候,那时杜有年还是他的户部尚书。 从明定一年七岁继位到明定五年,都在和邻国打仗,祸端全由他登基祭天一炮童子尿而来。 尤其隔壁天越国皇帝,穷兵黩武,一听使臣回去报告,那千氏小儿如何神坛上吓尿,当即大笑花荣国小儿胆小如鼠,不配帝位,不如我来代劳,随即发兵。 赋税徭役,百姓便开始闹着什么不重生男,重生女,说什么生儿埋没沙场里,生女犹可嫁比邻的混账话。 到了明定五年,除了都城,花荣所有郡县,女儿生了一窝的人家比比皆是,来娶比邻却凤毛麟角。 甚至部分州县出现十四少女嫁六十老头,闻名美人儿嫁村里瘸子的奇文。 然后各地上奏,反应婚配困难,人口逐年下降,实在难以维持战后农耕,他问户部怎么办? 户部也发愁得很,人口困难赋税就困难,赋税一困难,国库就空虚,国库一空虚,给太后修的佛寺还有一半没完工,给河套加固堤坝没拨款,马上雨季一来,堤坝没法修善,出了灾民,又没粮食银两赈灾。 所以当年的杜尚书,回家闭门谢客,半个月,捣鼓出一份鼓励人口,巩固国本重要方略,差点没笑死千景荣。 因为这个史诗级重大方略大除了裁撤兵丁,征收标梅税,均田于民,鼓励开垦,重中之重居然是鼓励纳妾,推行平妻,废除嫡庶,废除彩礼。 虽然只有废除嫡庶,千景荣没能首肯,但是几天后,杜尚书便身体力行的把个平妻回家,好还号称这是奉旨成婚,天下表率。 当千景荣知道,杜有年不仅带回一个乡下女人,还带回一个比自己还大两岁的长子,才彻底明白是被杜有年耍了,气得几乎炸了肺。 偏人家的歪办法还挺奏效,更有许多州郡姊妹共侍一夫,姑侄育儿女,和谐美满,娥皇女英传为佳话。 所以他的杜丞相,其实是毒丞相,此人腹黑,圆滑,道貌岸然,当年隐瞒已婚,娶了前丞相吴林辅家的女儿。 他现在身体的原来主人,便是吴氏嫡子,这样说来自己无意间还帮了这从嫡长子,莫名其妙就成二公子的草包杜野。 但可怜这个娃和自己一样,一样倒霉催的,自己七岁折了父皇,这位三岁没了亲娘。 没人照拂也罢,还有个颇为心机的后娘,锦衣玉食,要啥给啥,宠上天,惯没边。 然后活生生把一个书香世家,惯出个流氓恶霸。 即使将来有什么封赏出仕的机会,首先吏部风评考核就不会选择恶名昭著的杜野,而会考虑风评极佳的杜疆。 要说杜疆这些年的好名声,那还不是不断给弟弟擦屁股平事儿趱出来的。 弟弟前脚抢了一良家妇女,哥哥后一脚就去送银子下聘,几年下来,还没娶正室的杜野倒是有一院子各色小妾。 他爹不是说纳妾是天下表率,爹表率了,儿子自然不能落后,一时间满城非议,沸沸扬扬。 这样一来,好人家姑娘谁还敢要他,这草包却不晓得,一个好人家的正妻,对于他这嫡子有怎样莫大的好处,大约许氏正是明白这个,才给他弄了一屋子贫家小户的女人。 眼看他笑得有些傻,许氏关切状,手放在他额头上问“二郎你没事吧,你别吓我呀。” 千景荣回神,下意识的躲了一下许氏的手,装着有些难受说“母亲,我还好,就是累了,想睡觉。” 敏锐的许氏眼神里一闪而过的疑惑,就连杜有年都眼神复杂的看着他,他却茫然,心说“错了?那儿错了?” 杜有年喊她倩儿,也就是许氏闺名许青倩,浙州晋城人氏,杜有年青梅竹马,没错啊,记得明华二年封诰命时候看过的。 千景荣在位十年一共两个年号,虽然被骂昏君,但却从小有过目不忘的本事,所以应该不会错。 可是千景荣不知道,死去的杜野其实在家是个很缺爱,很小孩儿气的人,因为母亲去得早,继母对他又比亲儿还要溺爱,自然对于许氏也是百般孝顺,从来都是娘挂在嘴边。 伤了病了,更是哇哇叫,要许氏陪着,端汤喂药亲昵得紧,可千景荣心底原本就对许氏充满戒备,所以这份生疏,是个人都会疑惑。 还在这样的尴尬没持续一会儿,就被气喘吁吁跑过来的杜家小妹打破。 杜若打外头跑来,才刚到门边喘气,就被许氏回头一顿骂“你怎么才来?” 杜若向来看不上这欺男霸女的混账二哥,大半夜,要不是怕娘责骂,她还不愿意过来呢。 许氏又朝他身后看看,顿时不悦“你还不算,你二哥都这样了,你大哥也还没来,你们这……小妹不像小妹,大哥更没有大哥的样子成什么话?!” 杜若委屈,低头争辩“母亲错怪大哥了,我和大哥从前头来,听说二哥手疼急了,竟派了人,要杀那杨桐全家……大哥,大哥正前去阻止呢……” “什么?!!”屋里这三人几乎异口同声。 杜有年盯着床上的儿子,怒火中烧,健步如飞,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上去就是一巴掌,回声嘹亮,千景荣眼一花耳一鸣,满天星斗晕了过去。 内心喊着,苍天啊,他可是才刚还魂的病号,做错事的明明不是他,为啥他要被甩耳刮子,被打就算了,偏偏还是被杜有年这个老匹夫,用爹的身份打。 他娘的,那可是以前见着他都要跪下说话的人。 昏睡中千景荣被他那不知是老子,还是孙子的挂名爹关了禁闭,严令任何人不得出入。 然而千景荣手里的黑色玉瓶渐渐发光,睡梦里掉到一处黑漆漆的空间,站在其中,忽然听见一个小女娃声音对他说“你与其纠结那些错了的辈分纲常,还不如好好正视关于杨猎户一家的问题。” “谁……谁在和我说话?” “是我。”忽而亮光一闪,天地开阔,花草庭树葱郁,小溪潺潺,空中飞着一个手掌大小环髻女娃娃。 这个袖珍女娃,有一对蝴蝶般的透明翅膀,一身碧草色飞天裙,对着千景荣甜笑行礼“我叫墨玉,是瓶中仙,这里是可以连通轮回井的玄玉瓶的瓶中境。” “……”千景荣一愣,遂拱手道“见过小仙子。” 墨玉一笑,点点头“看来你学乖了嘛,你的确要好好待我,要不然将来有你苦头吃的,但你也不必拘礼,我虽是神使,但只是小小地仙,你喊我名字就好。” “看你人还不错,又那么好看,我就好好告诉你,你将要面临的危及。” “首先你虽然很幸运,但是没有经过轮回的人,也不代表完全没有一定约束,所以你如果借由新的阳寿作乱,也是会收到报应的。” “会死?” “不会。” “那就好。” “我是说不会马上死,你难道没听说,人贱自有天收?” “也就说要是太为祸人间,伤天害理,天庭和地府不会放任,而我会跟着你,记录你的每一项功过。” “你该知道地府又十八层地狱,也就说罪孽深重的人,即使死后,也要接受惩罚,而每一层地狱惩罚的年限都是按照十年起。” “你见过花鬼,他以前可是不比你差多少的俊俏少年郎,只可惜是个采花贼,到白冥君的寒冰地狱待三十年,就成你见到那样了。” 听到花鬼原来是个风流倜傥采花贼,再想想如今小老头儿一样的脸,千景荣不觉汗毛直竖,眉毛一拧,听得更认真乖觉。 “你要是继续造孽,那可是还有有过地狱,还有拔舌地狱,烈火地狱,修罗地狱,阿鼻地狱,你明白了吧。” “……明,明白,可是我没作孽,那是杜野……” “不,你就是杜野,也就是说从你还阳那一瞬,他的孽你也要负责。” “这不公平。” “你能重生,别人却不能,可又公平?” “又不是我愿意,我是被踹下来的,还被威胁……” “你听好,在你还阳期间,对还阳的规矩有任何不了解可以闭上眼,默念我的名字,我会告诉你。” “玄玉瓶会在你腰间,只要你做了善事,有人真心感激,玄玉瓶就会收集这功德,直到墨色玄玉瓶全部变成白玉瓶,你就能脱离我的监察,我也好回去复命。” “你要是再不上心,冥后殿下说的刑法离你就不远了,知道你的玄玉瓶为何如此乌黑亮丽么?” “因为你之前是君王,是个仁君还罢了,惠及苍生那就是大大功德,但偏偏你是昏君,还好战,不管这昏庸是不是你亲手造就,但民怨沸腾,怨气冲天,就都得算在你头上,要不是你太幸运,你认真想要转世,那可能你要先去十八地狱轮番过上千八百年。” “而且就算投胎,也要轮回十世畜生道,这就是所谓天理昭彰报应不爽。” “那我该怎么办?” “这是你的事儿,我没法告诉你,我也不懂,我只能告诉你,杨家全家六口人,要是都死了,十八层地狱你又得多上百年苦头。” 这天启明,杜野从床上弹起来,忍住手痛,大喊大叫“来人,来人,备马,朕……我要出去……来人啊……” 很可惜,石沉大海,一片死寂。 只余下瑟瑟发抖,感觉二爷疯个彻底的小书童秋阳在门外使劲捂耳朵,怕被打。
目录
设置

Copyright @ 2018 Copyright @ 2018 南京乐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5-83208250 邮箱:cq@lekutech.com

备案号: 苏ICP备17075786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B2-20180333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苏网文[2018]8873-162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 32011402010366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新出发苏宁雨字第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