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七章 生活不能自理的唐掌柜

  按照计划,杜航是该在唐敬言倒地之前接住他的,结果到了关键时候,他又一次掉了链子。 萧飒无奈摇了摇头,在心里点评了四个字:不堪大用。 柳欣妍的祖母柳何氏算是个极现实的人,季敏刚嫁到柳家的时候,她也是待她好过一阵子的,因为亲家公是儿子的先生,是对儿子的前途有助力的人。 之后亲家公过世,媳妇生了个丫头片子,因为是读书人家的姑娘,季敏不论是做家务还是做农活都十分笨拙,几项叠加起来,柳何氏越来越不待见季敏,只觉得她没有一处能拿得出手的。 但柳荣贵是她最看重的儿子,没有之一,爱屋勉强及乌,只日日看着她在眼前晃,她那心里没一天是舒坦的。 后来是柳荣贵‘知母莫若子’,主动提出了要带着妻女另外住开,名义上说是为了读书寻个清静些的地方,实际上他一年之中也没有几日会留在村里头,不过还是为了亲娘着想罢了。 柳何氏犹豫了一下便同意了,反正儿子承诺了,不在外头读书的时候便会回家的。 柳荣贵一房搬了家之后,他便成了家主,既然是家主,即便不常回来,他住的那间屋子依旧是最好的。杜航慷他人之慨,让‘冤大头’唐敬言住进了柳荣贵和季敏的卧房之中。 柳家人鱼贯而出之后,杜航没了刚才对他们的颐指气使,小心翼翼地伸手碰了碰自家老大的脑袋,就刚才磕在门槛上的那个位置,摸到了一个大包。 杜航:“……”这木头门槛真硬啊!他也不是故意不接住老大的,主要是老大倒地的时候他正酝酿着来个大爆发,争取一举镇住这些个泥腿子呢。 杜航才刚收回手,唐敬言已经睁开了眼睛,第一回他晕的真真切切,所以只能从林枫处得知柳欣妍的反应,这一回,他是装晕。 他之所以会在这里,是因为林枫描述的那些个细节之中,他品出了一些不平常的端倪来,她狠狠打了他,她对着他落了泪,她验看了他的伤处。 她……会不会也和他一样呢? 过去的十一年间,他每年都要来看看她,看她是不是也和他一样,回来了,但每一回他都是失望的,可事到临头,他却突然矛盾了起来。呵,近情情怯? 杜航和唐敬言对了个眼,冲着他‘嘿嘿’干笑了两声之后,转身就出门去找那个因为贪婪而最好说话的老婆子了。 锦衣卫最喜欢有弱点的人,因为只要捏住了他的弱点,他就会对你言听计从。你指东,他不会往西。 比起甩人银票,杜航更盼着有人能把银票甩在他脸上。不过按照萧飒的说法,七星村闭塞,村民们大字不识一个的,你给他银票,只怕他能拿去如厕的时候使。要砸人,还是真金白银的更直接些。 于是‘啪’的一声,杜航把一锭成色很不错的银子拍在了桌上。 “我们大掌柜的,家里的金银是能堆成山的,出入都前呼后拥,一大群人争抢着伺候。你们这里,啧,穷山恶水的,找个齐整的丫鬟都难。但没有丫鬟……” 杜航舌灿莲花,把行事作风向来雷厉风行的唐敬言说成了不通俗物、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纨绔,还是最颓废无用的那一种。至于他身上为什么那么多伤,自然是身上带了太多银票,招摇太过,所以被山匪当做肥羊给宰了一回。 自银锭被拍在桌上之后,柳何氏的目光一直是发直的,杜航说的什么,她是半分都没听进去。季敏和柳荣贵,在听到杜航说唐敬言恨不能让人把屎把尿的时候,两人的脸色都很有些微妙。 “……我们家大掌柜的心眼特别小,特别记仇,如果有人对不住他,只对不住他一分,他都要还上十分。只还她一人还不够,还要搭上她全家才能稍稍解气。” 而后杜航的目光落在了被季敏掩在身后的柳欣妍身上,“你们家这位小姑娘嘛,救人的初衷是好的,不过做法……” 颠来倒去的,杜航说出了最终的目的,“这银子算是定钱,让她……来贴身伺候我们家大掌柜的,上药喂药喂饭穿衣……直到我们爷伤愈为止,就算是将功赎罪了。” “不可!”拒绝的人自然是季敏。 “好好好!”满口答应的是柳何氏,点头之后,她飞快地将桌上的银子拿起,放在嘴边啃了一下,看到银子上明显的牙印之后,她那一张老脸笑得就像盛开的花。 听季敏拒绝,她甚至都没让季敏继续开口,就横眉立目道:“这个家里,只要我还活着,就轮不到你个生不出儿子的没用娘们做主!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儿戳着,还不快点儿,给贵客备饭去!” “娘,妍妍年纪也不小了,再过几年就该嫁人了,您让她伺候一个外男,这事儿不妥的。” 读书人信奉的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于季敏看来,她女儿的名声,并不是这区区一锭银子可以收买的。 但要让眼皮子浅的柳何氏把收起来的银子再拿出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杜航瞄了瞄,又拿出了一锭银子来,一锭银子不够的话,那就两锭银子好了,“这个拿去,给我们家大掌柜的备点儿好吃好喝的,别抠抠索索的,委屈了我们家大掌柜的。” 转眼间又多了一锭银子,柳何氏乐得简直找不着北。季敏的所谓‘男女大防’、‘男女授受不亲’在她听来都是放屁,这孙女儿说是十二了,但看着又黑又瘦的,卖都卖不出去,如果…… 如果真能扒上这个富贵的主儿,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她可是听说了的,隔壁村一个小丫头不过做了个富户的通房,她那祖母就跟着穿金戴银了。 人生在世,要活得好,总得学会审时度势,顺势而为。 只要她祖母犹在,她和她娘是不可能把唐敬言赶出门去的,既然不能反抗,便只能顺从,至少表面上得顺从。 至于唐敬言,只要他想,她最多只能避他一时,却没有把握能避他一世。 “娘,女儿愿意。” “妍妍?你还小,你不知道……”名声对于一个女子来说是多重要的事。 “娘,女儿不小了,女儿知道家里头没有多少银子了,爹爹今年要去省城考举人,明年要去京城考进士,这衣食住行、笔墨纸砚的,哪样不需要银子?我照顾那位生活不能自理的叔叔,就能挣这么多银子,有何不可呢?” 杜航:“……”生活不能自理?他是不是有点儿把话说过了?
目录
设置

友情链接:阿尔法文学网酷匠文学小说网掌阅iCiyuan轻小说黑岩文学小说网若初文学网白马时光中文网

指尖阅读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谨请用户如发现任何侵权、违法内容,欢迎投诉。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发现色情暴力反动等违反国家法规内容的小说请联系本站。邮箱:xiaoshuoshequ@163.com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图片版权来自千库网。

Copyright @ 2018 Copyright @ 2018 南京乐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5-83208250 邮箱:cq@lekutech.com

备案号: 苏ICP备17075786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B2-20180333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苏网文[2018]8873-162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 32011402010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