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冤家路窄

  蝗虫过境,寸草不生。 唐子瞻前世处之而后快的蝗虫在这时空里,却成了天示。 天降灾难,君德有损。 后四个字,其他人不敢说,言官却敢说。 回忆朝堂上,言官为了逼迫皇帝下罪己诏而要死要活的模样,唐子瞻觉得自己闲赋在家这些天,简直是错过了一部八百集连续剧。 还好,再牛逼的言官,也斗不过蝗虫。 笑话,光靠皇帝忏悔,蝗虫就能消失,这才是天降异象了。 三日后的太子府外,唐子瞻正低头检查衣着,准备迈开自己复仕第一步。 撩袍抬脚,他一步尚未走完,前方就有奚落声传来。 “瞧这位不是咱们风光无限的状元郎么?” “李兄看错了,唐状元如今得了空闲,想是在青纱幔中醉生梦死,怎有时间来此。” 出声的是两人,走出来的却有三人。 这三位明显是从太子府出来的同僚,其中一人,曾与唐子瞻拳脚相向;其中另一人,虽未与唐子瞻有过正面交锋,但正是黄祥的亲兄长;余下最后一个,是唐子瞻这届的榜眼。 冤家路窄,此时正是应景。 “唐兄。”榜眼杨律走至唐子瞻身边,与他拱手行礼。 唐子瞻牵强回礼。 第一和第二之间的关系,和睦应当是算不上的。 黄祥之兄黄鹤笑容满面地跟过来,同唐子瞻拱手道:“原是没看错,果真是唐大人。” “不对,我叫错了。唐状元,如今你这免职在家,称呼上我只能多有得罪了。”黄鹤挖苦人的本事不遑多让。 两个走了过来,李利自然也不会落单。 他自上而下地打量了一番唐子瞻,未发一言,却将鄙夷的意味传达得淋漓尽致。 “唐状元是要去见太子殿下么?状元郎才入仕途,不知太子习性也不足为奇。殿下,素来是不愿意见外人的。”黄鹤笑眯眯地继续道。 杨律在旁补充道:“唐兄可有拜帖?要不拿我的先进去?” “呵。”李利在旁轻笑一声,显然是不怀好意。 他连发三声冷笑,在杨律将自己的拜帖拿出来后,这才开口说话。李利意有所指地道:“今日状元郎风流倜傥,颜色无双,单是站在此处,就有无限风景。如此昳丽夺目的状元郎,要见太子殿下,何须他人的拜帖?” 这番侮辱的话说完,李利才把杨律的拜帖推了回去。 唐子瞻听完这些话,往前迈了一步。 她和李利有互殴的先例,杨律和黄鹤二人立刻十分警惕,一人盯一个,仿佛做好了随时拉架的准备。 “我来见殿下,与李大人来见殿下,完全同心同意。”唐子瞻目光落在李利身上。她一双瑞风眼生得极其撩人,眼角眉梢总带着三分春意。如今这般用词说话,叫旁观的二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明明是死不对付的二人,怎叫人品出了不一般的感觉? 被盯着的人李利更是感觉不妙。 他恼道:“我与你,岂能相提并论!我与殿下所商所议,何时轮得到你来臆测!” 唐子瞻见他语言急促、脸色憋红,知道对方是真被气到了。 她心情甚好,以至于脸上露出了几分笑意。 “李大人这般小量,我却不是的。大人尽管臆测我与殿下,总归,你我同一个目的,我若成了,你也是宽心的。”唐子瞻说完之后,就不再给三人组任何反击的余地,直接擦过李利身侧,往太子府中去了。 被留下的李利脸已经红成了猪肝色,他万没有想到,明明与自己一般冲动的唐子瞻这次竟是完全改变了策略。唐子瞻未与他动手半分,却活生生用若有若无地脏水和黑锅,扣得李利如今喘气都困难! 同目的? 下罪己诏可不是件寻常事。太子能答应你才怪呢! 李利愤恨地甩了下袖子,径直离去。黄鹤瞧了他背影一下,愉快地扬起嘴角,弯腰进了轿子。唯有杨律,看着那已经见不到唐子瞻身影的太子府朱门,目光中似有些瞧不明白的担忧。
目录
设置

友情链接:阿尔法文学网酷匠文学小说网掌阅iCiyuan轻小说黑岩文学小说网若初文学网白马时光中文网

指尖阅读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谨请用户如发现任何侵权、违法内容,欢迎投诉。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发现色情暴力反动等违反国家法规内容的小说请联系本站。邮箱:xiaoshuoshequ@163.com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图片版权来自千库网。

Copyright @ 2018 Copyright @ 2018 南京乐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5-83208250 邮箱:business@lekutech.com

备案号: 苏ICP备17075786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B2-20180333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苏网文[2018]8873-162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 32011402010366